古装sp-min
本文为转载,为阿道夫大群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门吱嘎的一声被打开了。静修一身蓝衣从门外进来,手背后,低着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人——正是那个自己那个身上有着血海深仇的徒弟,秋心。

“知道我为什么罚你吗?”静修背着手,慢慢的走向秋心,语气沉稳,其中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不知道。”一听语气,就知道秋心此时心中仍然负着气。

“这么说,你没有和我请示,就擅自行动入宫刺杀那个狗皇帝,你是对的了?”静修缓缓的坐在凳子上,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斟了一杯茶。

“徒儿擅自行动自是徒儿的不对!可是,师父!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允许我去杀了那个狗皇帝呢?我等不下去了啊师父!还有公主!你什么时候才能让公主知道那个狗皇帝也是她的仇人呢?这样下去不行啊!徒儿现在就要把事实的真相告诉给公主!”

“哼!”听到这里,静修碰的一声把手中的茶杯拍在桌子上,“我什么时候让公主知道,什么时候去杀,我自有打算!你想行动是吗?好啊,现在你就出去,从此以后你别再叫我师父!你我从此师徒两人恩断义绝,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徒弟!”

“师父……”刚刚还咄咄逼人的秋心听到这里,心口犹如刀割一般。上前跪了两步,跪倒静修的身下“师父,对不起……对不起。秋心不是有意要冒犯师父,还请师父赎罪。徒儿只是等的有些着急了,一时口不择言。师父,求您,别赶我走。秋心知错了”泪水沾湿了领口的衣襟,也顾不上去擦。

一阵沉默,静秋站起身,依旧是刚刚那种沉稳的声音说道“秋心,你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参加我们这个复国大业的计划,你还是走吧。”

“不,师父,秋心真的知错了!师父,求您了,别敢我走。从小到大,秋心都在师父的关怀下长大,对于秋心来说,师父犹如我的再造爹娘一般。师父,徒儿这次真的知错了,徒儿不该擅自行动,不该出言顶撞师父。师父,您饶了徒儿这一次吧。”

听着秋心提起了从前,静修何尝不是舍不得这个徒弟,看着秋心梨花带雨的模样,静修一时心软了。若不是刚刚秋心拿着公主的事情和自己叫板,静修又怎么会说出让她走这样的话出来。只是这样的秋心实在是太不像话,这次她自己擅自做主的行动,要不是自己发现的早,恐怕现在已经被拉到午门斩首了,怎么还能跪在自己身下?

“唉”静修叹了一口气,“秋心,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知不知道这个道理啊。下次,你可还会擅自行动?”

一听师父这样说,秋心的一颗心总算着地了“师父!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只是……”静修停顿了一下,“你知不知道你犯了本门的大忌?”

经静修这么一说,秋心猛然间突然想起,本门的诸多门规来,其中一条赫然写着,凡事以公主为重,任何人不得借公主的名义擅作主张。那么…….自己刚刚说的,要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公主的话,不是正中了这条门规。

想到这,秋心一惊。“对不起师父,徒儿不是有意的!”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该承担后果。依照门规,你这样应该怎么处置呢?”静秋一动不动看着秋心。

“回师父的话,轻者杖责五十,逐出本门,重则……杖毙。”秋心胆战心惊的跪着,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知道就好……”

还没等静修说完,秋心抓着静修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看着静修。“师父……徒儿知错。徒儿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师父不要赶徒儿走。今天就算被师父打死,徒儿也是心甘情愿,但是,若让徒儿离开师父,徒儿真的做不到啊。师父…….”

静修看着秋心哭的这样撕心裂肺,也知道刚刚秋心只是一时口快说了不该说的话,再加上静修一向对这个徒弟百般呵护,心里的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刚想说下不为例,可是转念又想到,可能就是平时这样纵容秋心,才铸成今天大错。若哪天她再一心急……那么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不给点教训,怕是日后后患无穷啊。

“秋心,为师平日就是对你太过纵容,才让你先是闯入虎口,后是触犯门规,为师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不会再赶你走。但是,今天若不狠狠的罚你,恐怕你日后又会生事。为师若要罚你,你可愿承受?”

“是,师父,徒儿愿意承受一切责罚。”听到师父说不会再赶自己走了,秋心当下心下一宽。

“好。来人!”静修提高音量,往门外喊去。

“在!”门外瞬时进来两个拿着刀剑的女子,单膝下跪。

“把秋心,重打八十大板。就在院子里面打,我要亲自看着你们打!”说完,径自有了出去。

静修走后,留着三个人在屋子里。两个刚进来的徒弟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打的人可是师父平日最宠爱,自己又最敬重的师姐啊。现在要自己动手打自己的师姐,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秋心听了师父的吩咐以后,慢慢的站起身。因为刚刚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膝盖有些发软,缓了一小会才稍稍的缓过来。“走吧,师父让打,你们重重地打就是了,没关系。我不想让你们为难。”

“是,师姐”两个人犹豫的答道。“师姐,请出去吧。我们两个去准备。”

“恩”

不一会,院子里两个人抬着一个刑凳,两个人拿着两块板子,这板子一寸厚,四指宽,重到是不重,只是打在人的身上一下弹起,不致内伤,但是肉皮却剧痛无比。四个人小跑着来到了静修的跟前。

“动手吧。”静修淡淡的说。

静修几乎从没有下令打人打的这么重过,通常也就是二三十板,最多也只打过一个徒弟四十板子。这一下多了一倍,自己的心里也是没底,秋心这个小丫头到底能不能承受这么重的板子呢?不过好在只是皮肉之苦,不会内伤。

秋心慢慢跪下,给静修磕了一个头,:“秋心认罚。”又站起身,主动走到刑凳前面,跪趴着调整好了姿势,趴在刑凳上等着下一步。

掌刑的两个人默默地看着秋心,一动也不敢动。半天才反应过来,绕道秋心的前面,把秋心两只手绑在刑凳的边上。其实这样是给秋心省力气,让秋心感到疼痛的时候,有一个可以扒着的地方。不至于疼起来,手里没抓没落的,弄伤自己。

又绕道秋心的后面,把秋心的脚踝绑在了凳子上。最后又拿了一根绳子,系在了秋心的腰间,固定好。

低声的对秋心说道,“师姐,师父在上面看着,我俩没法放水了,只能劳烦师姐忍着点了。”

“恩,你们狠狠地打吧,没关系,我挺得住。”秋心也同样的嘱咐着那两个掌刑的人。的确,师父在上面看着,她们手下要是放了水,那么这三个人恐怕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师父!已经准备完毕,请您下一步指示!”其中一个掌刑人冲着静修喊道。

“给我重重的打!”

“是!”那人跑着回到了掌刑的位置,拿起板子,冲着对面那个掌刑的人一点头。两个人互相会意。另一个人开始为秋心褪下身下的裙子和袭裤。按照本门的规定,五十大板一下,可以着衣受刑,但是五十大板以上,就属于比较重的责罚了,所以,必须要褪下裤子,裸臀受刑。

下身的衣物一下子被褪到了膝盖,臀部周围的空气一下子让秋心觉得有些凉意。可是,脸却羞的通红。刚刚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到了全帮派的人,所有人都聚集在了这个大院子里,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行刑!”这时报数的人喊道。

话音刚落,一个板子就重重的打在了秋心的左边的屁股上,板子被弹起来的时候,秋心的左边屁股蛋儿明显的也跟着弹了起来,随后便显出了红痕。只听见“啪”的一声,随后,报数人喊着“一!”

突然的疼痛让秋心难以忍受。只是现在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若不顾一切的叫喊,恐怕日后会让人笑话,于是使劲的忍着。从鼻子中发出了轻微的哼音。

“啪”“二!”

“啪”“三!”

“啪”“四!”

“啪”“五!”

…………

随后的每一下板子的落下,都给秋心带来了无比言语的疼感。从小到大,自己练武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可是没有一种疼痛能与今日的疼痛相比较。每挨一板子,秋心的头都不能自以来回的晃动。

“啪”“二十!”

二十板子过去以后,秋心的屁股已经被打的红肿不堪,每一寸都肿了起来。

“啪”“二十一!”

总是这样,为什么不能一气打完呢?非要打一下停顿一会么?每一板子结束后,秋心都想下一板子赶快上来,可是每次都要等到这一板子带来疼痛散去以后,下一板子才继续打上来。

…………

“啪”“三十!”

“唔……”秋心已经忍耐到了自己的极限。

“啪”“四十!”

“啊!”秋心再也忍受不了这个从臀上传来的疼痛了,每一板子都像是砸在了自己的骨头上一样,痛到想要立即咬舌自尽。

听着报数的人喊着四十,静修的心也痛到了极限。站在台阶上看着板子一下下的打向秋心,而秋心的屁股也随着板子一下下的由白到红肿,由红肿变成现在这样的吹弹可破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再打。可是,如果现在喊停,又如何能服众呢?现在全帮派的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个庭院里。

“啪”“四十一”

“啊!师父!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秋心拼命的摇着头,胳膊因为被束着,一丝一毫都不能移动。只能用手扣着刑凳的边上,手指因为用力过度,已经变得没有一点血色。

又过了一会,等到秋心的挣扎变得稍稍弱一点了,马上下一板子又打了下来。

“啪”“四十二”

“痛啊!师父!”泪水早已决堤,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也分不清楚了。就这样,

“啪”“四十九!”

“我再也不敢了师父,我知道错了!”紧扣刑凳的手指已经因为疼痛难忍又加了几分力度,开始泛白了。拼命摇着头的秋心,此时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嘴里一个劲的喊着,自己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这时,司徒静蹦蹦跳跳的从大门口走来,看见院子里这个阵势,着实的吓了一跳。

“啪”“五十!”

“师父!饶了我啊,屁股实在是要痛死了!”一开始,秋心还可以忍住不喊,为了自己那仅有的尊严,可是现在已经疼痛到了极限,什么尊严不尊严的,也无法顾忌了。

“住手!别打了!”司徒静施展轻功,起身一跃,从大门口直接来到秋心的旁边,夺过了一个人的板子,冲着对面那个人喊着。

再转过头看向秋心的屁股,已经青紫相间了,有的地方打的狠了,已经出现了血楞子。特别肿的地方,已经渗出了血点。

秋心此时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哪怕一个树叶掉下来都像是又挨了一个板子一样。紧咬着嘴唇,而嘴唇也开始泛白,干的不行。

司徒静看到这,马上把板子扔下去,跑到师父的跟前。摇着静修的胳膊,撒娇的喊着:“师父啊,师姐这是做错了什么啊,要您发这么大的火,罚的这么重嘛!她做错了,您教给她不就是了,干嘛打她啊。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没打,但是能不能不打了,就算犯了天大的错误,都已经打成这样了,还要怎么样啊?嘿嘿嘿,师父,我难得逃出来找您玩会,别再生气了啊。”

本来早就想停止了的静修总算找到了台阶下,可是嘴上依旧不饶“你自己问问她,打这么多板子罚的肿不肿!”

“是,师父。罚的不重,秋心认罚。”秋心一个字一个字的缓缓说完,却一下子昏了过去。

“秋心……”静修看着昏了的秋心心疼的不得了。赶紧叫人把秋心抬回房里,好生上药。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