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大师 米莉亚 打屁股
本文为終章RSolenya原创

“诶你听说了那个新企划了吗?”

“什么呀什么呀?”

“就是那个和IMC公司合作的企划呀!好像是要给他们的产品拍宣传节目来着,可以上电视哦!”

“诶—!真的嘛!!”

“千真万确!”

“好啦,小姑娘们—!”门口处突然传来经纪人的声音。女孩们循声望去,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拿着ipad走进来的经纪人,“那么现在马上要开始训练啦~~大家都站回自己的位置上,提起精神来~!”

随着经纪人的一声令下,刚刚还在你一句我一句聊天的女孩们都纷纷结束了各自的话题,乖巧地排成了之前规划好的队型,准备进行这几日例行的舞蹈训练。

“注意动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好做得很好!继续!三二三四……很不错!都很整齐!就是那个…米莉亚酱的动作有点生硬哦,再自然一点就好了!”

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赤城米莉亚。然而被点名了的米莉亚仿佛没睡醒一般,眼神空空地没有焦点,直到两秒后才猛然惊醒,大声答道:“呃啊啊…在!!”

“米莉亚酱状态是不是不太好呀?不会是昨晚没睡好吧?你的动作有些跟不上大家哦,再自然一点,拿出你的活力来!”

“唔…嗯!”米莉亚甩了甩脑袋,重重地点了点头。

“要注意哦,接下来是全新的动作,有一定难度,再跟不上可就不行咯!”经纪人一边笑着对米莉亚这样说,一边招呼门外站着的人进来。女孩们的目光聚集在了那个人身上:她穿着一身时髦的衣服走了进来,身材高挑又很有力度感,如同模特一般气质不凡。

“这位是叶女士,你们的新动作设计,前身是IHR社的T台模特,,以自己设计的独特走台动作著称,相信有她的帮助你们一定可以锦上添花!”

叶女士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她挥挥手向女孩们打招呼:“你好,希望以后可以和你们相处愉快~”

“好,那么下一节的动作叶女士会带你们一点一点学习的!拿出元气来~!”

叶女士不愧为专业的动作设计师,第三演艺部的女孩们一个个都很快地学会了新动作,但只有赤城米莉亚仍然心不在焉地,做的动作总是不到位,被叶女士手把手纠正了好多次也不管用,终于连只是在一旁看着的经纪人都看不下去了,他走入队列,弯下腰对着米莉亚叫道:

“米莉亚…米莉亚酱?”

“唔……啊、啊?在!”

“你先出列吧,跟我过来一下。”

“诶?可是,训练还没结束吧?”

“我之后再让叶女士单独给你补习吧,你先跟我来吧。”

米莉亚低下脑袋,只得被经纪人带着离开了队列,走到了不远处的会客室里。

“米莉亚酱,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经纪人拉着米莉亚坐在了沙发上,率先开口提问道。

“啊…唔……有、有吗?”

“不光是我,最近见过你的人都觉得你有些怪怪的。每天心不在焉的,训练也总是犯迷糊。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

“没事啦,真的没事,就是没睡醒而已!经纪人哥哥不用担心米莉亚了啦。”

“米莉亚酱,你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今天一早上的训练都感觉不在线上,节奏也跟不上动作也做不到位,这可不行,平时的你可不是这个状态的。快,乖乖告诉我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分心?”经纪人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会客室里的温度像是骤降了一样令人不自觉地发抖。

米莉亚低着头,嘟着嘴一句话也不说。经纪人皱起了眉头,这和他记忆里活泼可爱又开朗的赤城米莉亚完全不一样,现在的米莉亚像是被人调包了一样变得奇奇怪怪的。

“不愿意告诉我?还是没法说出口?”

“……”

又是沉默,经纪人的心里已经急得像铁板上的鱿鱼一样冒油泡了。他的脚尖不住地点地,突然间一顿,随之动身握住了米莉亚的手腕,一把抓了过来,按着腰就横放在了自己腿上。

“诶?!”米莉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拉了过去。她的大脑还没转过弯来,屁股就被经纪人用大腿垫高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啪!”的一声响,米莉亚大叫一声,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只觉得屁股上火辣辣地疼。

“呜呜…疼……经纪人哥哥别打了……”米莉亚眼眶瞬间红了一圈,回过头来可怜巴巴地向经纪人求饶。经纪人其实也感觉自己刚刚上手有些没把握好分寸,但他确信这个时候不能急于安慰,一定要把气氛保持下去才能有效果,既然开始了,就不能草率结束。他闭着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轻轻地将米莉亚挡着屁股的小手拿开,平静了一下心情后故意压低声音说道:“对不起,米莉亚酱,我也不想打你。但为了你我必须这样做,在你说出原因之前。”

刚刚还呜呜地求饶的米莉亚立马不出声了,明显是在以沉默抗拒着经纪人的提问。经纪人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小姑娘今天是非挨这一顿打不可了。他无奈地站了起来,拽着小姑娘的手臂,一言不发地带她走出了会客室。米莉亚似乎也知道自己将面临的是什么,只是安静地跟在经纪人身后,低着头看着地板不说话。

果不其然,经纪人走的是一条米莉亚极其熟悉的道路。他们一连拐了好几个弯,最后停在了一扇紧闭着的大门前。米莉亚来过这里很多次,每一次都没有留下正面的回忆。经济人熟练地用钥匙打开了这扇门,随着吱呀一声响,外界明亮的灯光久违地照进了黑漆漆的房间内。

“进来吧。”经纪人轻声说道。他伸手打开了房间里的顶灯,同时左手抓紧了米莉亚的胳膊,把她带进了房间内。关上门的一瞬间,屋外的声音全部都被隔离开来了,站在这里只能听见呼吸声与心跳声。尤为安静,也尤为令人紧张。

米莉亚微微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这里现在与她上次来时相比变化不是很大,正前方仍然是一把看起来不是很舒服的椅子、一张像是写字台的桌子以及一铺单人床,周围贴着粉白色的壁纸,看起以就像一间寻常的少女卧室。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透不出光来,但顶灯的亮度也不让人觉得昏暗。这里正是公司为了督促女孩认真训练而专门建造的惩罚室。设计师专门将其设计成普通房间的样子,其目的是为了让来这里受罚的女孩不那么紧张。在记忆里,米莉亚几乎每过几个月就会来这里接受一次惩罚,每次的惩罚都严厉到让她好几天不敢穿裙子也不敢躺着睡觉。但正因为如此,最近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至少有半年,米莉亚是没有再进来过这里的。然而就算这么久没有来过了,身体却依旧清晰地记得这里的味道。

经纪人带着米莉亚来到了床边,在上面叠了几个枕头后让米莉亚趴了上去。米莉亚的腹部刚好垫在了高高垒起的枕头上,整个人的重心向下,屁股高高地向斜上方翘了起来。

经纪人伸手按住了米莉亚的腰,另一只手轻轻地抬起了米莉亚向下垂的脑袋,语气软了一些,说道:“米莉亚酱,其实按照规章,今天早上你的训练状态来说,你本就应该挨这一顿打。但我不舍得,我都把你们看作我的亲人,亲人之间就该多沟通少责罚。我本是想给你免掉这一顿惩罚的,但你执意不愿意告诉我你打不起精神来的原因,我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让你开口了。放心,这不是正式惩罚,什么时候你愿意告诉我了,惩罚立马会停止,懂了吗?”

米莉亚咬紧了嘴唇,别过头去不看着他,但两秒过后,她仍然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经纪人其实能看出来,这孩子完全是在勉强自己。她其实也很不想把事情都憋在自己心里,可就是说不出口,或是说不愿说出口。她想一个人承担着所有事情,但她小小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住太多重压,一直这样下去只会把她的精神状态压垮。经纪人非常肯定,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才能解决这个困局—

经纪人在确定了米莉亚不会轻易翻倒后,掀起了她的小裙子。米莉亚微微一惊,双手交织在了一起,咬着嘴唇,眼圈和脸颊上都泛起了一圈红色。经纪人顿了一下,摸了摸米莉亚的头,又缓缓地将胖次剥离了她的屁股,一点一点地脱了下来。米莉亚全程很乖巧地没有反抗,只是把脸埋在双手里,偶尔能听到一两声紊乱的吸气声。

“要开始了哦!”经纪人不紧不慢地说着。他的胳膊缓缓抬起,熟练地找到适合发力的角度,随后手腕带动着手臂向下甩动,在空中画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啪!!”

“咿…!!!”

仅仅是不轻不重的一巴掌,就让米莉亚不由得叫出了声。经纪人的动作顿了一下,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的力气没控制好。但很快他就确定:自己的力气控制得很合理,这小家伙绝对能承受得住,刚刚那下绝对是她一下子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罢了。经纪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揉了揉米莉亚的脑袋,随之再次高举胳膊,画着弧线向下挥去。

“啪!!”这一掌的声音明显比上一记要响亮,经纪人用了比刚刚要大的力气,想要验证一下米莉亚还能否承受住之后的攻势。

果然,米莉亚咬着嘴唇,忍着疼痛没有叫出声来。经纪人这下肯定了刚才自己的想法,于是放下心来,打算正式开始惩罚。

“啪!啪啪!啪!啪!!”

经纪人这次毫不留情地连打五发,第一、二下的时候米莉亚还能忍着不出声,从第三下开始身子就开始轻微摇晃了。等到第五掌落在屁股上时,她已经声音有些颤抖地抽泣起来了。

经纪人知道,只是这个程度还远远不够,要让这小家伙开口,至少要让她疼到哭出来为止。他镇定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来,又重重地一击打在米莉亚的一边屁股上。

“啪!!”

“啊!…疼……”

“啪!!!”

还不等米莉亚的话说完,经纪人就又迅速一掌打在了另一边屁股上,让米莉亚说到一半的话语又化为了一声痛叫。他没有就此停下,而是左右开弓,以一秒一击的频率有节奏地拍打着米莉亚已经泛红了的小屁股。米莉亚原本小幅度的晃动不久便变成了大幅度的扭动,她的手紧紧地攥着床单,两条腿在空中上下飞舞翻动着,试图分散一些屁股上激烈的痛感。但无论她再怎么样乱动也都还是无济于事,经纪人那毫不留情的巴掌依旧会不减威力地继续打在屁股上,“啪!啪!”的打屁股声依旧不绝于耳。米莉亚颤抖着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终于呜地一声哭了出来,两只手也死死地护在了有些发烫的屁股上。

“别打了……别打了经纪人哥哥…好疼……”

经纪人已经抬起来了的巴掌瞬间停在了空中,随后缓缓地放了下来。他轻轻地拿开了米莉亚挡住屁股的手,俯下身来确定了一下成果:米莉亚的屁股以臀峰为中心红了一大片,颜色是很正的赤红色,很是均匀好看。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着,汗水把全身从头到脚都浸湿了。从后面看去,米莉亚的两腿微微分开,隐约能瞥见还没发育成熟的私处随着呼吸轻轻地一张一合,一股清白色的黏液从缝隙的深处悄悄溢出、流下,打湿了垫着肚子的枕头。经纪人没有看见米莉亚的现在的表情,但从她立马就夹紧大腿的动作来看,想必现在一定是满脸潮红的样子。

经纪人无奈地笑了笑,他起身坐在了床边,然后侧过身,拦腰把哭得眼睛都睁不开的米莉亚抱在了身前,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他盯着米莉亚飘忽不定的眼睛轻声说道:“好了,现在总该告诉我原因了吧?”

听到这句话,米莉亚刚刚还因为哭泣而紊乱的呼吸只一会儿就安静了下来。她别过头,眼睛盯着地面,努力地忍住剩下的眼泪不让它们掉下来。她明显还在逞强,还是不愿意把一切都告诉面前这个关心她到心切的人。

经纪人这下真的有点急了,他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竟然能在被打了一顿屁股后依旧选择不开口。他一脸无奈地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后,沉声说道:“那好吧,本来惩罚可以立刻结束了,但你既然选择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也只好把刚刚的那一顿打当做热身了。接下来,就不会像刚刚那样轻松了。”

米莉亚没想到经纪人竟然会如此严肃地向自己说这样的话,身体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冷颤。她其实很怕疼,只是刚刚的一顿巴掌,就让她又疼又怕到浑身发抖。她其实很想现在就说出来真相,但奇怪的是,到了经纪人问自己的时候,自己却反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也许是自尊心搞的鬼,也或许是心里的某种倔强在作祟。但不管怎样,因为刚刚的保持沉默,她现在不得不接受更加严厉的惩罚了。

经纪人把米莉亚从腿上又抱了起来,同时震了起来,回身把米莉亚以面朝天的姿势放在了床上。他留下一句“不要乱动”后便走向了一旁,在绕过床之后来到了窗户边,“唰—”地一声拉开了窗帘。可奇怪的是,这“窗帘”背后竟然不是窗户,而是一个像衣柜一样的被嵌在墙中的XX门木头柜子。经纪人毫不犹豫地拉开了柜门,柜子里并没有衣服或是书籍,只是整整齐齐地悬挂或摆放着许多各式各样、各种颜色的的惩罚用具,木板、软拍、藤条等一应俱全。仔细看去,每个工具上竟然还都分别嵌刻着某一个小偶像的名字。很明显,在这里的每个女孩都有着专属于自己的一套刑具。

经纪人挑来挑去,最后选中了一个刻着米莉亚名字的檀木小板子。他把板子攥在手里,关住了柜门,又绕回米莉亚那边斜坐在床上,用板缘敲了敲米莉亚的大腿,命令道:“把腿抬起来。”

米莉亚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经纪人这是要做什么,于是只是把腿抬高了一点。但紧接着,经纪人直接上手抓住了米莉亚的脚腕,伴随着米莉亚的一声惊呼,把她的双腿抬高到了90度的位置。

“抬腿,要抬到这里我才打得到。”经济人冷冷地说着,右手抬起板子来,重重地打了下来。

“啪!!!”

“咿呀!!!!”

被板子打中的米莉亚不受控制地叫了出来,板子打在肉上带来的疼痛感和手掌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如果说刚刚挨的那一顿打还能让米莉亚稍稍有一丝快感,那现在的疼痛足够让她放弃任何多余的思考。仅仅一下,米莉亚就感觉臀部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动着,痛感蔓延到了全身,带动着每一块肌肉都在紧绷着承受疼痛。米莉亚咬紧牙关,努力地缩紧了身子。

“别紧张,放松一些。”经纪人揉了揉米莉亚绷紧的屁股,俯下身来对米莉亚说道。米莉亚疼得浑身都在抖,眼泪将视线模糊到整个世界只有一种颜色。她花了十多秒才将全身肌肉勉强放松下来,但没几秒后,冰冷的板子再一次重重地打在了她尚有余痛的红屁股上。米莉亚“呀!!!”地一声喊了出来,原来噙在眼眶中的泪水纷纷溢了出来,在脸庞上留下一道道泪痕。

“愿意告诉我了吗?”经纪人一边盯着米莉亚已然睁不开的眼睛一边问道。他见米莉亚依旧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哭,便加快了板子落下的频率。米莉亚哭喊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猛烈地扭动着想从板子下逃掉,可她一个小女孩的力气哪能与成年男性相抗衡?无论她如何挣扎,经纪人箍住她脚腕的那只手都丝毫没有放松的迹象。

“对不起!!米莉亚错……”

“啪!!”

“啊!!好疼!呜呜不要打了,不要再打……”

“啪!!”

“呀!!!!真的好疼呜呜呜!!”

米莉亚的手好几次挡在了屁股前,可每次都被木板打中手又痛到缩了回去。她哭得越来越无助,最后一把抱住了经纪人抓着自己脚腕的手,泣不成声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经纪人哥哥…不要打了……”

被米莉亚抱住手求饶的经纪人猛地清醒过来,他看着米莉亚桃红色的屁股,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一下气昏了头,居然打得这么重。面对着眼泪汪汪望向他的米莉亚,他立刻心软了,一把讲米莉亚抱在了怀中,一边说着安慰的话,一边轻揉着她热热的红屁股。米莉亚紧紧地抱住了经纪人的脖子,靠在他的肩膀上不停地呜咽着。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