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打姐姐屁股
本文为皮卡丘小妤原创

昏黄的路灯照亮了夜,今天的行人出乎意料地少,只有一个美貌少女往家的方向走去。

她不快不慢地走着,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被灯光来回拉扯,只是地上很快就有东西吸引住了她,她情不自禁蹲了下来,拾起了那东西。

那是一张被相框镶起来的照片,但照片的背景只是一堵墙,此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少女秀眉微蹙,但照片翻来翻去都是那样。她终于对照片没了兴趣,正要把它放回去,边框的木条却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欸?”少女露出了笑容,慢慢把木条拆了下来,自言自语道:“又有新工具了!每次DIY都是用戒尺啊、衣架啊、皮带这些,早就嫌闷了……”

她把照片随手丢回原处,拿着木条就走了。照片飘着慢慢又掉到地上,但很快就有一只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小手把它捡了起来。那是个穿白裙子的小姑娘,她把照片放在胸前紧紧抓住,面无表情地盯住了少女的背影……

那少女一路哼着歌回到了家,一点也没有发现背上的目光。她名叫晓仙,正值十八岁的美好年华。刚上大学的她已经独立地搬出去住了。只是因为她一个羞于启齿的爱好——她是一个被。晓仙已经把这个秘密隐藏在心中九年了,小时候家里总是有人,不方便DIY,让她很苦恼。自从独居之后,再也不会有忍受着自己欲望的痛苦事情了!

晓仙回到家后先去洗了个澡。她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让温热的水流划过她曼妙的身姿。晓仙在学校虽然是新生,可是摄人的容貌和婀娜的身材已让她在全校闻名,高冷的性格更让她的追求者欲罢不能。只是他们不会知道,心目中的女神,会有那种癖好吧……

水声停了,晓仙只穿了上衣,裸露着下身走了出去。她走进卧室,拿起了那根木条,趴到了床上。一个雪白粉嫩的翘臀楚楚可怜地暴露在空中,这美景就算是女孩子看到了,只怕也要流下鼻血。

纤手举起,调整了一下方向后,便迎着风声落了下去。

啪的一声,雪白的双丘便多了一条红印。晓仙感受着麻麻的痛,暗想这工具果然是极品,打起来顺手又舒服。

晓仙又连续打了几下,身后痛楚钝钝的,但是说不出的舒适。她不停手打着。感觉疼痛在慢慢扩张。

在啪啪的清脆响声中,臀部已全面地染上了可爱的粉红,先是浅粉,后来慢慢变深……

晓仙打得累了,想放下木条休息一下。可是当她松了手,身后的疼痛还在增添,板子的声音也依旧。

这事情太诡异,晓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慢慢转过头,

一个白衫小姑娘,拿着木条,跪坐在她身旁,一下下地敲打着她。

小姑娘皮肤本来就白得异常了,再配上一身白裙,不认真看就会忽略了她。

晓仙吓得大叫了一声,跳了起来,质问她:“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突然想到自己在这小姑娘面前DIY,还不知不觉被她打了,顿时满脸红晕。她自6岁以来就没在人前赤身露体过,何况是……

所以即使对方是个小女孩,她也是害羞到了极点。

小姑娘盯着她,娇美的脸上微带怒色,那模样明明挺美的,但晓仙却不寒而栗,说不出地紧张害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小姑娘幽幽地说:“你弄坏了我的全家福。”

晓仙觉得很奇怪,“什么时候的事?”她还是觉得有点害羞,可是被小姑娘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立刻打消了拿被子遮住下体的念头。

小姑娘眼神出现了点幽怨,“就半个小时前。你拆了我那张全家福的相框,还拿来打自己的……”

“哎,哎,”晓仙赶紧在她说出那个令人害羞的词语前打断了她的话,“小妹妹,那张照片是空白的,不是你的全家福。”

小姑娘脸色一沉:“别叫我小妹妹!谁说那张照片是空白的?你没看到我爸我妈吗?什么?连我也没看到?胡说八道!”

晓仙皱着眉说:“别胡闹,那照片明明一个人也没有。”

小姑娘说:“当然是一个人也没有的。有什么好奇怪?”

晓仙更是奇怪,“小妹妹,你什么意……”

小姑娘怒了,把晓仙按趴回去,再起抄起木条,一连串地落下:“我说了,别那样叫我!”

“哎呀,啊……”小女孩下手倒挺重,晓仙疼得叫了好几声,大叫道:“你这女孩太也刁蛮,怎么一生气就打人?我又不知道你名字,你年纪比我小,叫你几声小妹妹怎么了?”她还尝试去挣开小姑娘,但明明只是被轻轻按着,竟像是被绑住了一样无法移动半公分。

“谁要跟你姐姐妹妹的乱叫?我名字嘛……我名字……叫……凡特姆!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说!”小姑娘凡特姆说完,还在晓仙屁股上特别用力地敲了几记。

晓仙痛得差点又叫出声来,觉得这个女孩子太蛮横霸道了,叫道:“你这态度是在审问犯人吗?我偏不说!凡特姆,这名字根本不好听,还那么奇怪。”

又是啪啪两声,两记都打在了臀峰上。晓仙痛叫了一声,回过头来看,屁股已经被打成了通红色,臀峰高高肿起。凡特姆冷笑了一下,说:“你姓陈叫晓仙,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态度也很不好啊,又说我名字奇怪,凭这两点就应该被惩罚。”然后她手中木条像疾风暴雨一样落在晓仙的红臀上,一下比一下重。

啪啪啪啪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清脆,变得有些闷闷的,中间还混杂着晓仙染上了一丝哭腔的叫声。但她始终倔强地不肯哭,被一个年下的女孩打屁股已经够羞耻了,还怎么可能哭出来呢?

凡特姆见她不哭,秀雅清丽的脸上表情更怒,每一下都高高扬着木条,加倍用力狠狠地打下去。

啪——

啪——“啊!”

啪——“喂,放开我!”

啪——!四下,就让晓仙崩溃了。晶莹剔透的泪珠划过娇艳如芙蓉的脸。

“凡特姆,不要打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把相框修好可以吗?求求你了”

居然被这刁蛮小姑娘打哭还求饶……晓仙简直快羞愧死了。

凡特姆没有理会她,继续重重地打着她已经深红发紫的屁股。晓仙也顾不上面子了,连声呼痛求饶,泪珠滚滚。

噼里啪啦的响声中,晓仙依稀听到凡特姆说:“修不好了……你弄坏了我唯一一张全家福的相框……而且这不是你喜欢的吗?”

啪!啪!啪!凡特姆还在打着,晓仙已经没有了叫喊的力气,软瘫在床上抽泣。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大声叫道:“凡特姆……Phantom!你是……”

身后的板子戛然停下,晓仙勉力看了那女孩一眼,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意识突然开始……越来越模糊……

恍惚间,好像听到那把娇柔动听的声音在说:“哎呀……被你发现了呢。按照规矩,如果被发现的话,不是要送去阴间躲避掉爱吃灵魂的朋友们成功喝掉孟婆汤才可以超生,就是要加入被发现的家族……”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你长得很好看,也很好玩……嘻嘻。”

眼前又出现了那张全家福,上面慢慢出现了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妇,他们面前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一开始会觉得他们的神情很诡异,但是会越来越觉亲切……

最终,相片上出现了一个十八岁左右、面容秀美的少女。只是她看起来有点害怕,那小女孩却在笑眯眯地看着她……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们长得有点像。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